周愷:踏實做事,平和做人

 

 

本文是值天津大學建筑教育80周年華誕之際,UED整理出對天津大學建筑學院校友的采訪節選,文章整理自UED雜志061期天大建院校友擷英專輯《踏實做事,平和做人》。

 

 

 

 


 

天大校友:周愷

入學時間:1981年

畢業時間:1988年(獲天津大學建筑系碩士學位)


2016年“梁思成建筑獎”獲得者

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

天津華匯工程建筑設計有限公司總建筑師

天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

 


 

提起周愷,他是建筑圈里公認的帥哥,畢業于天大,和崔愷、李興鋼一起同為彭一剛先生的門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就在不久之前,周愷又“攤上大事了”。

 

2017年5月17日,2016年梁思成建筑獎頒獎禮在北京清華大學舉行。被視為建筑界的最高獎項頒給了中國建筑師周愷,以表彰他長期以來尊重環境、秉持“相融方式”的建造觀并推崇簡約的建造成本。這一榮譽的取得,可以說是對周愷多年來建筑創作中個人堅持的肯定。

 

一個人的成長總是有跡可循的。

 

△學生時代的周愷

 

緣起 | 天大教育——傳統不能丟

 

故事要從周愷的學生時代說起。

 

學生時期的經歷在他身上留下了天大的傳統,在他眼中天大的學生比較務實、踏實、注重基本功,這和老師的風格以及學校的教學模式是分不開的。

 

周愷:我1981 年入學,老師培養我們的第一步是指導我們畫畫。從修鉛筆的比例,到勾勒草圖的方式,以及圖面布置,都給予了嚴格的訓練。這是一種基本功的訓練,同時也是磨礪性格、培養職業素質的重要過程。天大似乎在幫你變成一個比較職業化、有專業素養的建筑師,這有點像人們平時總說的“科班出身”。

 

 

 

 

△周愷手繪稿

 

不僅有扎實的手繪基礎,周愷的學習成績也很拔尖,在恩師彭一剛先生看來,這主要靠學生自身的努力:“這正像社會上反諷‘名師高徒’的某些言論,以嘲弄對于當代教育的不滿情緒。平心而論,還是老話‘師傅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’說得公正、客觀。作為老師應當也只能起到領進門的作用,以后的發展主要靠自身。”

 

多年后,回顧天大的建筑教育,周愷認為天大的優良傳統不能丟掉。

 

周愷:天大的教育并不是不強調創意,只是更偏重于基礎和細節。它要求學生把設計的每個細節、每個層面都考慮清楚,然后再去創新和發揮。想象力其實是建筑師的個人觀點,所以不可能做到統籌規劃。天大的教育是教給學生方法,剩下的是靠學生自己努力。學校也會不斷引進創新思維,并鼓勵學生探索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天大的學生接觸新鮮事物的機會逐漸增多。但是,在發展新方向的同時,優良傳統不能丟掉。

 

厚積 | 強化基礎,設計是一個過程

 

正如一個成熟的建筑,從草圖的構思到實體的落成并非一朝一夕,建筑師的成長也是日復一日積累的過程。天大嚴格的繪圖訓練只是積累的第一步,在周愷看來畫得好和設計得好是辯證的關系,“畫得好說明一個人很有想象力,但有想象力不一定畫得好。同樣,不一定非得畫得好才能設計好”。他更看重設計時的思考過程。

 

周愷:畫圖其實是一個思考的過程。每個人都會有一個構思階段,可能并不會有所謂靈感像潮水一樣涌上來的情況,這個過程是因人而異的,可能我是比較愚鈍的設計師,需要一步一步來感受。另外,每個人對建筑的認識想法和思維方式都是不同的,所以設計是很難用一種模式或方法去套用的。這有點像教學的過程——有些東西可以傳授,有些則需要根據自己的經歷、心態、理解來體會。設計方法應該是多種多樣的,不能簡單地評價一個事物好或不好。

 

他認為強化基礎是設計靈感的源動力。

 

周愷:在第一年的學習中,強化基礎很重要。我不覺得建筑可以浪漫到像李白寫詩那樣——一杯酒下肚,好的靈感就來了。只有先強化基礎,多接觸建筑類型和建筑的建造情況,才有機會發揮想象力和創造力。天大以前的教學方法不但沒有束縛人的思維,反而讓人大受其益,這種教育給我的想象搭建了有力的支撐點。

 

薄發 | 創業是踏實做事,平和做人  

 

1995年,周愷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——如今的華匯工程建筑設計有限公司,最初的公司是一個只有八個人的小作坊,場地也是租來的。

 

周愷:1995 年剛辦公司時,大家因為喜歡做建筑走到一起。初期效益也非常不好,那時的工程項目不多,而且幾乎全是公共建筑。我們初期是做學校的項目,設計費很低,時間很短。

 

△天津大學馮驥才文學藝術研究院(建成時間:2005年)

 

△圭園工作室(建成時間:2008年)

 

△前門大街改造工程(建成時間:2009年)

 

△北川抗震紀念園(建成時間:2010年)

 

△青海玉樹州震后援建項目—格薩爾廣場(建成時間:2013年)

 

△天津大學新校區圖書館(建成時間:2015年)

 

面對創業初期慘淡的收益,能堅持自己想做的建筑并非易事,周愷亦有點“不問功成,不計得失”的膽識和執著,他直言道“我們一直堅持把對建筑的興趣和生活現實放在同樣的地位,并沒有計劃去賺太多錢。”

 

故事發展至今,當時的小作坊已經成為幾百人的專業設計團隊,承接重大工程項目,成為“中國十大民營建筑設計公司”。一路走來,個中滋味,唯有自知。

 

△“十九集美”廈門杰出建筑師作品園07地塊方案設計(2014年—今)

 

△石家莊正定新區規劃展覽館(2015年—今)

 

△石家莊正定新區圖書館(2015年—今)

 

△廈門住宅集團總部辦公樓(2016年—今)

 

周愷:現在公司人多了,項目也很多,我們還是堅持做公建。雖然做住宅賺錢會更容易,但是做公建是大家的興趣所在。很多都很難做,或者說利潤很小沒有收益。但恰恰有很多建筑師對這種項目感興趣、理解我、支持我,所以我們還是一直在堅持著。通過這些工程,讓更多的人了解了我們。可能就是這樣的堅持,成就了我們的今天。建筑師剛開始創業時都會掙扎,沒有掙扎的過程,就不會有更多的人認識你、認可你。

 

寄語 | 艱難困苦,玉汝于成

 

周愷:現在的中國市場發展太快了,大家都有機會去做設計。這是好事情,但也有不利的一面——在高速建設下我認為很難產生優秀的作品,或者說精品率很低。所以我認為中國的建筑業并不繁榮,建筑設計環境還不夠好,年輕人需要更多的努力。既然選擇了這個專業就要堅持下去,興趣可以使人樂在其中,孜孜不倦地繼續做下去,無論在你在前方會遇到多少困難,艱難困苦,玉汝于成。

 

我們上學時低年級的學生是看不到圖書館外刊的,可現在即使是非建筑人士都可以看到很多建筑資料。學生們并不缺乏外界給予他們想象和創造的信息源泉, 反而更需要強化基礎。經常看到一些建筑師用電腦做出來的畫面非常漂亮,但他對建筑本身的理解未必很深。所以希望學生更多地掌握事物的本質,而非表象。還希望學生和老師之間能以一種平和的心態共處,一起討論設計。老師可以引導學生在想象中找到一個合適的點。成熟的設計師能快速找到這個點,但年輕的設計師還需要經歷磨礪和實踐。所以要把眼界打開,多看多想多感受,包括建筑之外的東西。

 


 

2017年

天津大學建筑教育喜迎80年華誕!

 

 

天大建筑80年的執著,形成了獨特的風格與特色

80年的蘊聚,積累起雄厚的實力

80年的播撒,收獲了最為寶貴的天大人

80年,是天津大學建筑教育一座閃光的里程碑

分享到
028公式规律一码中特